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描写秋天的作文500字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28

  金秋时节,天空一片湛蓝。在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好像几只正在奔跑的绵羊。太阳也从东方升起来了。但再也不像夏天那样炎热了。正在南飞的大雁排成了整齐的人字队。山上的果树也丰收了。梨树挂起金黄的灯笼,苹果露出了红红的脸颊。银杏树的叶子变黄了,黄黄的叶子像一把把小扇子,扇哪扇哪,扇走了夏天的炎热,带来了秋天的凉爽。金色的稻田像金色的海洋,一阵秋风吹过,稻海翻起了金色的波浪,真是景色宜人!

  大树旁边的小草也由以前的嫩绿变成了现在的金黄。在金色的草地上,有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它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地面,好像正在找食物。

  菊花丛里的菊花一朵比一朵漂亮,好像正在开比美大会。有的菊花穿着紫色的纱裙、有的菊花穿着黄色的衣服、有的菊花……美丽极了!

  在这美丽的秋天里,小朋友在田野里尽情地奔跑着,嬉戏着。孩子们可以在草地上放风筝,有的人牵着线,那线有时紧有时松,风筝就淩空飞起。瞧,孩子们别提多高兴了。人们还可以观风景、采集树叶。

  夏天的时候就盼望着早些立秋,立了秋便分早晚凉。像我这种疰夏的人,不是在过夏天,而是在熬夏天,热得发狂的夏天是没有天理的,把人的身子放在大地上爆烤,盛夏总是寝食难安,更盼望着 秋天的凉爽,入秋后回到村庄是最好的去处。

  秋风的手,是村姑摘棉花的巧手,所到之处干 净利落。秋天是十月怀胎临盆的女子,怎么也遮不住遍身散发着成熟的气息。所有的叶片儿繁华一季凋谢和败落都是至善至美的。沐浴着阴柔的凉爽,思绪就这样立在秋风的田野里,从夏的大千世界里转身,我是秋天的孩子。

  闲云是秋天的眉毛,大地是秋天的双脚,我是秋天中最丰富的内涵。这个秋天是我的,我风尘仆仆从远方回来看秋,看望秋天里的父老乡亲们,看秋天的根。

  秋天是最迷人的。像雾像雨又像风。这一场浓雾恰巧被我赶上了,浓得化不开,像牛奶一样的白两步内不见人,只闻鸡声、人声。走在稻田边,人变得飘渺起来,整个儿被这浓雾包裹着,想抓住什么,什么也抓不住,只有思绪是自己的,雾水打湿了鞋面,渗入肌肤里凉津津的。

  农家小院里家家都长着桂花树,此时正是桂花开放的季节,甜甜的味道,直温软到血管里。我家的一块桑叶田在鱼塘边,地里的花生摘下后,一田的花生藤全给了鱼塘里的鱼当了零食吃,省得拿力气挑回家还要占个地方。在田间做事,冷不丁听到鱼跃出水面“扑通、扑通”的声音,大约是鱼在水中闷得慌了,想上岸透透气吧。大片的桑叶田统领了这块地,桑叶被雾水洗过,绿得青悠,此时秋蚕进入四眠期,正是疯吃的时候,等快上山时就不再吃桑叶了,村里人忙得跟失火似的开始准备蚕儿结茧的用具。把冰凉的没骨头的蚕儿放在透光的地方一照,通身晶莹透亮,它们被捉上备好的方格框或编结好的稻草笼上,迫不及待地忙碌吐丝做茧,五六天后,草笼和方格框上就是白花花一片,椭圆形的茧做成了。

  中秋的蚕昂着高傲的头颅,把满腹的经纶尽数吐出,作茧自缚后,成就自己。家乡是丝绸之乡,一年四季家家养蚕忙。这片桑叶田打我上小学起便有了,桑树的根老态龙钟,一看就是上了年岁的,这些宝贝疙瘩却是丝绸的源头。蚕小的时候只有一粒菜籽那样大,从在温室里供育开始成长,休眠脱皮四次,需整整日夜四十天的时间才能修成正果。

  养蚕的季节每个清晨,等露水半干了下田采桑叶,半夜要起身添桑叶,等喂完全部的蚕时,公鸡已叫头遍。太潮湿的桑叶蚕吃了容易得病。特别是到了最后几天更大意不得,稍不留意一个多月的辛苦将会付之东流,打了水漂。蚕这其貌不扬的小家伙非常的娇气,热不得冷不得,还特别的爱干净,闻到稍有毒性的化学异味,马上就要害病,口吐青水不食桑叶,每天观察员般的细致是免不了的,听隔壁村上人说,哪家装修刷油漆时没关上蚕室窗子,结果一室的蚕全上了西天,把个主人心疼得眼圈发红逢人就唠叨她家快要做茧了却全军覆没的蚕儿。

  一年中要养三季蚕,三百六十五天,起码有一百二十天熬通霄顾不上吃喝睡觉,其辛苦自不必说在最后摘下茧去市场出售的时候,比过盛大的节日还要开心。养蚕的岁月里,母亲挂在嘴边的话是:再苦再瞌睡再累也不过这四十天时间,四十天可以换到你们全年的书本学费。

  刚刚洒下去的油菜籽才发新芽,零星从土里冒出两片颤颤的嫩芽,太阳升得老高,雾慢慢退去。

  在田间已是半日。汗水混着雾水把脸润得红扑扑的没有了坐办公室时的苍白无力,没有了车声、人声手机声,只有鸟鸣虫吟,还有我和脚下的土地与秋实的飘香,浑身上下热腾腾的劲儿在不停的涌动,有谁能道这“天凉好个秋”呢?

  乡村的清晨是从袅袅蓝色半透明的炊烟里飘来的,当肚子开始唱空城计时,炊烟会及时的飘在老屋的上空,炊烟里有母亲的味道,饭熟菜香的味道走进乡村最好的美味,是妈妈的大灶烧出来粘稠的玉米粥,一大海碗把肚子填得饱饱的,最好的行装是妈妈的旧衣裳,和妈妈纳的千层底布鞋。

  坐在田野的肚皮上,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庄稼溜溜的铺陈在眼前。前面是山芋地,左边是鱼塘,右边是桑田,太阳升得老高时,雾慢慢散去,晶莹的露珠就要消失,叶片不再水润,少了灵动,多了无华。

  稻子正低垂着瓷实的脑袋深思,把它简单的一生总结一下。稻田里没有水,稻杆子还泛着青色的硬朗,稻叶子半青半黄,摸在手上糙糙的,稻穗是纯黄的,沉甸甸的。剥一粒稻米入口一嚼,干浆了再过十五天左右就可以收割了。

  收割完后的稻草是村里人最闹心的事情,大多人家都放火烧在自家田里,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浓烟久久不散。邻村的一位老太在家用煤气灶时,不小心失火烧成重伤,命是捡回来了,从此致残。从那后,母亲害怕这些看不见的“杀手”,执意烧土灶,用玉米杆子、稻草、豆荚杆子烧出来的大锅饭菜更原汁原味,真正的烟火气味道将胃滋养得服服贴贴的。炉膛里燃烧的柴火把母亲的脸映得通红,我总是抢着坐在锅灶间帮母亲添干稻草,母亲怕弄脏了我的衣服,怕炉膛里吐出来的火舔焦我的头发总拦着不让。于是找来母亲的旧衣服套上,我成了母亲的翻版。

  把灶膛里的草灰掏出来撒到红小豆地里当做肥料,一簇簇的红豆,开着小巧的黄花,这红豆有别于南国的相思豆,可以食用的一种,但却像极了南国相思豆,也算是它对农人辛苦后火红的回报吧。

  秋天雾多,容庄稼易生虫子,母亲说现在都要吃绿色食品,不能打农药,得空就蹲在红豆地里一颗颗捉虫子,不一刻就能捉一大把,把虫子喂给鸡舍里的鸡们,鸡们见到这些活宝贝,兴奋得眼睛发亮,一阵风的功夫就把害庄稼的虫子哄抢而光。鸡舍边院墙头开满紫色的扁豆花,像极了花市卖的名贵蝴蝶兰,蝴蝶兰在温室中成长,华贵高雅,扁豆花生长在田梗边,历经风霜之苦。本是同根生,境遇却千差万别。围墙下白的是荞麦花,珊瑚的茎杆,翡翠的叶子,白玉的碎花。

  桑田边夹种着银杏树、油菜、山芋,连田边的小路上也长着瓷实的白缸豆,开着淡紫的小花,形状与扁豆花像双胞胎,扁豆花开得明媚,紫得骄傲而缸豆花则躲在叶间很难发现它,羞涩得如大姑娘家。芝麻还是青绿的,那香得摄魂的黑芝麻就藏匿在这不毫不起眼的绿壳里做青梦。山芋和山芋藤村里人通常切碎了用来喂猪和鸡,如今它的嫩茎和果实在城里登上了大雅之堂,五星级的饭店里五谷杂粮中数山芋最金贵,用闪亮的锡箔包着,黄澄澄的看着也觉得比蜜还甜,山芋藤的茎洗净后加些许肉丝爆炒,更是一道家常美味。顺手拔出一颗花生藤拎上来咕嘟一串白花花的花生果,带着新鲜的泥土

  秋天,在不同的人眼中感觉绝对不同,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景象,属于心情极佳的人。秋在时令上属阴,五行中属金。遍地落叶,由繁到衰,常 以萧条为意志。秋声在心,喜忧也在人心。秋从夏的淬火的锤炼中走来。劳作后站在院子里沐浴星星的光辉,繁星掉进了刚洗过还滴着水的发丝里,闪闪发亮。布衣布鞋立在秋风口瞭望,四野寂静,心却在狂跳,我心中的秋天并非是词人“为伊消得人憔悴”,“人比黄花瘦”。夜凉如水,寒气入骨,心悚然惊悸,无欧阳修《秋声赋》中的萧杀之气,一片干爽飒利,秋的味,秋的色,一日日浓郁,空灵,饱满而悠长。更不见马致远二十八字小令中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秋在心坎上软软的卧着,经绿变黄的雅绿,绿得不知是欢欣还是伤心,这饱和的色彩是再出名的画家也无法调和出来,出神入化,款款飘动,融和渗透着,使我懂得了“斑斓”这个词。触摸自己走进秋的年龄,如同触摸这秋景,人生过半,如秋般走向淡定成熟,秋,赋予自己中年岁月中更多的使命。

  稻子永远是秋天的主角,家前屋后的瓜,菜果们都是配角。许多人往往只注视着主角,而忘记了配角的存在,在天地的舞台上,总得有人唱主角,有人唱配角,完成一生配角的使命与责任。主角总是盛装登场,吹着热烈的号角,不知是配角成就了主角,还是主角引领着配角。农闲的时候,村里人在地头角落里像配角一样忙碌着,大地就是他们的主角。

  我回来的时候已过中秋,秋夜只有星星,看不见彩云追月亮。一样精神抖擞抬头望天。白天秋阳的余热正一点点被夜吸收,这夜是可以觉到一种新兴的焕发出的新生命的,宝贝就是在秋天心旷神怡的季节降临的,她是秋天送给我最美好最珍贵的礼物。

  走在秋天的道场,是一个人,却不孤单,有这么多的馈赠陪着自己。土地被庄户人家一遍遍盘熟了,踩在脚下如平躺在温柔的席梦思上,蚯蚓翻动过的地方都留下它的痕迹,泛起一缀缀的新土丘,一揪挖下去,它保证正在土里伸着懒腰。土地的天下蚯蚓功劳最大,很少有人去发现蚯蚓,歌颂蚯蚓这个活跃在地下的使者辛勤耕耘着土地,不舍昼夜的。蚯蚓翻动着泥土,我在翻动着秋天。这个平凡的土地功臣,它还有再生能力,只要不切割到心脏部位,都能一变成二,二变成三生生不息。

  秋天不仅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播种的季节。稻子进仓后,油菜、蚕豆、菠菜、白萝卜、胡萝卜、香菜、莴苣等蔬菜种子下种,这些家常菜不多时就会把瑟瑟的严冬装扮得风光无限,直到来年春天。

  清晨随鸡鸣起床,站在浓雾中的红豆田边梳头几根长发掉落在露珠上。收拾完毕向自家的田间走去,走向我心中的土地。雾渐渐散去,稻子,大片的桑叶上晶莹剔透的露珠闪着光,枝条上的毛毛虫还没有睡醒,鸟儿叽叽喳喳早早的在枝间穿梭,扑扑楞楞的抖落串串露珠,采集了十几滴放在掌手洗脸,透心的凉爽。

  在田间呆久了忘记了回家吃饭,妈妈锁了门到田里找我,哪知道各自走叉了道,她来了,我回了到家时铁将军把门。坐在河边的稻草垛上静静的等着妈妈回来开门,两岸的树枝间鸟声不绝于耳,参天的树环绕着村庄,九月的芦花沉甸甸的,它并不是传说中的头重脚轻根底浅,相反的是,它把巴壮的根缔结在宽宽的河床上,茂盛的宽叶子垂入水边宽宽的水面有我有村庄的倒影,把来来往往欢乐与忧伤一遍遍洗濯。

  秋天的河水是透明的,似乎无水,有些幽蓝,树与芦花的影子与水合影,作着蓝和绿的变幻,扔一块泥入水的中央,一阵阵涟漪,水动心不动,似乎入定了。河水绿得无意,而我看得却有情有义。天黑下来收工回家,邻家的鸽子在秋天的上空盘桓“咕噜、咕噜”的叫声是萦绕不绝的秘密,更是自由与喜悦。

  我要把自己对秋的热爱毫不留情地装进口袋,搬回家中,迎娶果实新娘的时候,也是在迎娶我自己丰硕的秋心。

  秋天意味着收获。你瞧,遍地呈现出硕果累累的丰收图画。田野里庄稼成熟了:谷穗染黄,黄得像金;高粱泛红,红得似火;棉花吐絮,白得如雪;一大片一大片的,列成方阵,布满田野。尤其是那谷穗,沉甸甸的,像狼尾巴一样向下垂着;还有那高粱穗像红绣球,缀满着闪光的珍珠;玉米穗像大棒子,毗牙咧嘴地笑着;那满坡的豆子,浑身都结满了豆荚,微风中,像摇响了的铃裆似的,荡起了一层层的涟满。农民们喜气洋洋地忙着收割,小伙子们穿着秋衣,姑娘们系着花裙,人们挥着银镰,一阵阵的笑声抖掉了各自脸上的汗珠。这秋色秋情多么让人耳目一新呀!

  清晨,刚刚揭开淡红色的晨道,果园里就热闹起来了。姑娘们忙着收摘果子。柿树、枣树、苹果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挂得满树果实累累。柿子结得稠,一簇一簇,滚圆肥实,像一个个红灯笼;色红似玛瑙的大苹果,像挤在一起的胖娃娃的脸蛋儿;大枣儿摆动着一张张红色的圆脸,冲人们点头微笑。姑娘攀着树枝,抖落了枝叶上的露珠,用她们灵巧的手摘果子,装满了一筐又一筐。小伙子们驾驶着拖拉机,载着一座座山似的果子,运往外地。听,姑娘们唱起了嘹亮的歌,歌声是那么甜美,那么悠扬,谱出一曲曲丰收的乐章。

  秋风吹来,清清爽爽的,给人们带来了几分惬意。秋雨也怪有意思的,像粒粒小珍珠,从天空纷纷扬扬洒下来,还毕毕剥剥地作响。傍晚时候,四周的电灯都亮了,一盏盏耀眼的灯光,烘托出一片和平的夜。远处、近处,秋虫卿卿吱吱,给农村的秋天增添了无限情趣。

  秋高气爽,这词语形容秋天,确实很恰当。天是那么的高,那么的蓝,像浩瀚的海洋。站在田野里,凉爽的风,消去了我所有疲劳。举目远眺,整个城市尽收眼底。黄色的落叶,把马路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地毯。秋蝉在草丛中幸福地弹唱,好像在歌唱收获的季节。柿子树上结满了红红的果实,淡淡的香甜漂浮在空气中。花园里,菊花有红的,有黄的,还有白的。有的昂首怒放,有的亭亭玉立,还有的羞羞答答,真是千姿百态啊!秋天是丰收的季节,也是使人最快活的季节。

  秋风微微的吹着,吹拂着脸颊,调皮地撩起你的衣角,吹乱你的软发,舒展你的心情!

  果园里,是一片金色的海洋。苹果红彤彤的,像小朋友的脸蛋;紫殷殷的葡萄像一颗颗紫珍珠、一滴滴小水珠,滑溜溜的;一个个金黄的梨挂在枝头,压沉了枝丫,也压沉了整个秋天。

  夏天的时候就盼望着早些立秋,立了秋便分早晚凉。像我这种疰夏的人,不是在过夏天,而是在熬夏天,热得发狂的夏天是没有天理的,把人的身子放在大地上爆烤,盛夏总是寝食难安,更盼望着 秋天的凉爽,入秋后回到村庄是最好的去处。

  秋风的手,是村姑摘棉花的巧手,所到之处干 净利落。秋天是十月怀胎临盆的女子,怎么也遮不住遍身散发着成熟的气息。所有的叶片儿繁华一季凋谢和败落都是至善至美的。沐浴着阴柔的凉爽,思绪就这样立在秋风的田野里,从夏的大千世界里转身,我是秋天的孩子。

  闲云是秋天的眉毛,大地是秋天的双脚,我是秋天中最丰富的内涵。这个秋天是我的,我风尘仆仆从远方回来看秋,看望秋天里的父老乡亲们,看秋天的根。

  秋天是最迷人的。像雾像雨又像风。这一场浓雾恰巧被我赶上了,浓得化不开,像牛奶一样的白两步内不见人,只闻鸡声、人声。走在稻田边,人变得飘渺起来,整个儿被这浓雾包裹着,想抓住什么,什么也抓不住,只有思绪是自己的,雾水打湿了鞋面,渗入肌肤里凉津津的。

  农家小院里家家都长着桂花树,此时正是桂花开放的季节,甜甜的味道,直温软到血管里。我家的一块桑叶田在鱼塘边,地里的花生摘下后,一田的花生藤全给了鱼塘里的鱼当了零食吃,省得拿力气挑回家还要占个地方。在田间做事,冷不丁听到鱼跃出水面“扑通、扑通”的声音,大约是鱼在水中闷得慌了,想上岸透透气吧。大片的桑叶田统领了这块地,桑叶被雾水洗过,绿得青悠,此时秋蚕进入四眠期,正是疯吃的时候,等快上山时就不再吃桑叶了,村里人忙得跟失火似的开始准备蚕儿结茧的用具。把冰凉的没骨头的蚕儿放在透光的地方一照,通身晶莹透亮,它们被捉上备好的方格框或编结好的稻草笼上,迫不及待地忙碌吐丝做茧,五六天后,草笼和方格框上就是白花花一片,椭圆形的茧做成了。

  中秋的蚕昂着高傲的头颅,把满腹的经纶尽数吐出,作茧自缚后,成就自己。家乡是丝绸之乡,一年四季家家养蚕忙。这片桑叶田打我上小学起便有了,桑树的根老态龙钟,一看就是上了年岁的,这些宝贝疙瘩却是丝绸的源头。蚕小的时候只有一粒菜籽那样大,从在温室里供育开始成长,休眠脱皮四次,需整整日夜四十天的时间才能修成正果。

  养蚕的季节每个清晨,等露水半干了下田采桑叶,半夜要起身添桑叶,等喂完全部的蚕时,公鸡已叫头遍。太潮湿的桑叶蚕吃了容易得病。特别是到了最后几天更大意不得,稍不留意一个多月的辛苦将会付之东流,打了水漂。蚕这其貌不扬的小家伙非常的娇气,热不得冷不得,还特别的爱干净,闻到稍有毒性的化学异味,马上就要害病,口吐青水不食桑叶,每天观察员般的细致是免不了的,听隔壁村上人说,哪家装修刷油漆时没关上蚕室窗子,结果一室的蚕全上了西天,把个主人心疼得眼圈发红逢人就唠叨她家快要做茧了却全军覆没的蚕儿。

  一年中要养三季蚕,三百六十五天,起码有一百二十天熬通霄顾不上吃喝睡觉,其辛苦自不必说在最后摘下茧去市场出售的时候,比过盛大的节日还要开心。养蚕的岁月里,母亲挂在嘴边的话是:再苦再瞌睡再累也不过这四十天时间,四十天可以换到你们全年的书本学费。

  刚刚洒下去的油菜籽才发新芽,零星从土里冒出两片颤颤的嫩芽,太阳升得老高,雾慢慢退去。

  在田间已是半日。汗水混着雾水把脸润得红扑扑的没有了坐办公室时的苍白无力,没有了车声、人声手机声,只有鸟鸣虫吟,还有我和脚下的土地与秋实的飘香,浑身上下热腾腾的劲儿在不停的涌动,有谁能道这“天凉好个秋”呢?

  乡村的清晨是从袅袅蓝色半透明的炊烟里飘来的,当肚子开始唱空城计时,炊烟会及时的飘在老屋的上空,炊烟里有母亲的味道,饭熟菜香的味道走进乡村最好的美味,是妈妈的大灶烧出来粘稠的玉米粥,一大海碗把肚子填得饱饱的,最好的行装是妈妈的旧衣裳,和妈妈纳的千层底布鞋。

  坐在田野的肚皮上,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庄稼溜溜的铺陈在眼前。前面是山芋地,左边是鱼塘,右边是桑田,太阳升得老高时,雾慢慢散去,晶莹的露珠就要消失,叶片不再水润,少了灵动,多了无华。

  稻子正低垂着瓷实的脑袋深思,把它简单的一生总结一下。稻田里没有水,稻杆子还泛着青色的硬朗,稻叶子半青半黄,摸在手上糙糙的,稻穗是纯黄的,沉甸甸的。剥一粒稻米入口一嚼,干浆了再过十五天左右就可以收割了。

  收割完后的稻草是村里人最闹心的事情,大多人家都放火烧在自家田里,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浓烟久久不散。邻村的一位老太在家用煤气灶时,不小心失火烧成重伤,命是捡回来了,从此致残。从那后,母亲害怕这些看不见的“杀手”,执意烧土灶,用玉米杆子、稻草、豆荚杆子烧出来的大锅饭菜更原汁原味,真正的烟火气味道将胃滋养得服服贴贴的。炉膛里燃烧的柴火把母亲的脸映得通红,我总是抢着坐在锅灶间帮母亲添干稻草,母亲怕弄脏了我的衣服,怕炉膛里吐出来的火舔焦我的头发总拦着不让。于是找来母亲的旧衣服套上,我成了母亲的翻版。

  把灶膛里的草灰掏出来撒到红小豆地里当做肥料,一簇簇的红豆,开着小巧的黄花,这红豆有别于南国的相思豆,可以食用的一种,但却像极了南国相思豆,也算是它对农人辛苦后火红的回报吧。

  秋天雾多,容庄稼易生虫子,母亲说现在都要吃绿色食品,不能打农药,得空就蹲在红豆地里一颗颗捉虫子,不一刻就能捉一大把,把虫子喂给鸡舍里的鸡们,鸡们见到这些活宝贝,兴奋得眼睛发亮,一阵风的功夫就把害庄稼的虫子哄抢而光。鸡舍边院墙头开满紫色的扁豆花,像极了花市卖的名贵蝴蝶兰,蝴蝶兰在温室中成长,华贵高雅,扁豆花生长在田梗边,历经风霜之苦。本是同根生,境遇却千差万别。石家庄井陉县男科医院围墙下白的是荞麦花,珊瑚的茎杆,翡翠的叶子,白玉的碎花。

  桑田边夹种着银杏树、油菜、山芋,连田边的小路上也长着瓷实的白缸豆,开着淡紫的小花,形状与扁豆花像双胞胎,扁豆花开得明媚,紫得骄傲而缸豆花则躲在叶间很难发现它,羞涩得如大姑娘家。芝麻还是青绿的,那香得摄魂的黑芝麻就藏匿在这不毫不起眼的绿壳里做青梦。山芋和山芋藤村里人通常切碎了用来喂猪和鸡,如今它的嫩茎和果实在城里登上了大雅之堂,五星级的饭店里五谷杂粮中数山芋最金贵,用闪亮的锡箔包着,黄澄澄的看着也觉得比蜜还甜,山芋藤的茎洗净后加些许肉丝爆炒,更是一道家常美味。顺手拔出一颗花生藤拎上来咕嘟一串白花花的花生果,带着新鲜的泥土

  秋天,在不同的人眼中感觉绝对不同,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景象,属于心情极佳的人。秋在时令上属阴,五行中属金。遍地落叶,由繁到衰,常 以萧条为意志。秋声在心,喜忧也在人心。秋从夏的淬火的锤炼中走来。劳作后站在院子里沐浴星星的光辉,繁星掉进了刚洗过还滴着水的发丝里,闪闪发亮。布衣布鞋立在秋风口瞭望,四野寂静,心却在狂跳,我心中的秋天并非是词人“为伊消得人憔悴”,“人比黄花瘦”。夜凉如水,寒气入骨,心悚然惊悸,无欧阳修《秋声赋》中的萧杀之气,一片干爽飒利,秋的味,秋的色,一日日浓郁,空灵,饱满而悠长。更不见马致远二十八字小令中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秋在心坎上软软的卧着,经绿变黄的雅绿,绿得不知是欢欣还是伤心,这饱和的色彩是再出名的画家也无法调和出来,出神入化,款款飘动,融和渗透着,使我懂得了“斑斓”这个词。触摸自己走进秋的年龄,如同触摸这秋景,人生过半,如秋般走向淡定成熟,秋,赋予自己中年岁月中更多的使命。

  稻子永远是秋天的主角,家前屋后的瓜,菜果们都是配角。许多人往往只注视着主角,而忘记了配角的存在,在天地的舞台上,总得有人唱主角,有人唱配角,完成一生配角的使命与责任。主角总是盛装登场,吹着热烈的号角,不知是配角成就了主角,还是主角引领着配角。农闲的时候,村里人在地头角落里像配角一样忙碌着,大地就是他们的主角。

  我回来的时候已过中秋,秋夜只有星星,看不见彩云追月亮。一样精神抖擞抬头望天。白天秋阳的余热正一点点被夜吸收,这夜是可以觉到一种新兴的焕发出的新生命的,宝贝就是在秋天心旷神怡的季节降临的,她是秋天送给我最美好最珍贵的礼物。

  走在秋天的道场,是一个人,却不孤单,有这么多的馈赠陪着自己。土地被庄户人家一遍遍盘熟了,踩在脚下如平躺在温柔的席梦思上,蚯蚓翻动过的地方都留下它的痕迹,泛起一缀缀的新土丘,一揪挖下去,它保证正在土里伸着懒腰。土地的天下蚯蚓功劳最大,很少有人去发现蚯蚓,歌颂蚯蚓这个活跃在地下的使者辛勤耕耘着土地,不舍昼夜的。蚯蚓翻动着泥土,我在翻动着秋天。这个平凡的土地功臣,它还有再生能力,只要不切割到心脏部位,都能一变成二,二变成三生生不息。

  秋天不仅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播种的季节。稻子进仓后,油菜、蚕豆、菠菜、白萝卜、胡萝卜、香菜、莴苣等蔬菜种子下种,这些家常菜不多时就会把瑟瑟的严冬装扮得风光无限,直到来年春天。

  清晨随鸡鸣起床,站在浓雾中的红豆田边梳头几根长发掉落在露珠上。收拾完毕向自家的田间走去,走向我心中的土地。雾渐渐散去,稻子,大片的桑叶上晶莹剔透的露珠闪着光,枝条上的毛毛虫还没有睡醒,鸟儿叽叽喳喳早早的在枝间穿梭,扑扑楞楞的抖落串串露珠,采集了十几滴放在掌手洗脸,透心的凉爽。

  在田间呆久了忘记了回家吃饭,妈妈锁了门到田里找我,哪知道各自走叉了道,她来了,我回了到家时铁将军把门。坐在河边的稻草垛上静静的等着妈妈回来开门,两岸的树枝间鸟声不绝于耳,参天的树环绕着村庄,九月的芦花沉甸甸的,它并不是传说中的头重脚轻根底浅,相反的是,它把巴壮的根缔结在宽宽的河床上,茂盛的宽叶子垂入水边宽宽的水面有我有村庄的倒影,把来来往往欢乐与忧伤一遍遍洗濯。

  秋天的河水是透明的,似乎无水,有些幽蓝,树与芦花的影子与水合影,作着蓝和绿的变幻,扔一块泥入水的中央,一阵阵涟漪,水动心不动,似乎入定了。河水绿得无意,而我看得却有情有义。天黑下来收工回家,邻家的鸽子在秋天的上空盘桓“咕噜、咕噜”的叫声是萦绕不绝的秘密,更是自由与喜悦。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gyde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彩霸王| 一码中特| 香港开码论坛| 管家婆| 护民图库| 藏宝图| 好日子论坛| 金马论坛| 牛牛高手论坛| 特码资料| 彩霸王| 跑狗图| 红姐心水论坛| 发财报猛虎报| 高手坛| 刘伯温六合神算| 报码室| 水果奶奶| 香港彩坛至尊| 香港马报图库|